www.g22.com - 九州城娱乐

搜索: 您的位置首页 > 新闻动态

冯仑:灰色地带的泼妇理论依然存在

时间:2018-12-03 17:50:55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北京的姚家胡同里,一间灰砖灰瓦的房子中挂着一块已经破旧的木板,隐约可以看见木板上“茶舍”两个字。茶叶的碎渣在热水中扬起,在闲聊中又慢慢沉淀,就像是曾经野蛮生长的50后、60后企业家们,在已过半百的年纪,缓缓谢幕。

  1959年出生的冯仑,如今已经年至六十,他的一生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四十年,与中国经济变革同步。在《十年二十人》的访谈中,冯仑坦言自己是时代的“被改革者”,被不同时代的共识推动。而如今,经济增长的快速运作难以形成时代的共识,他转身成为新企业家们的教练员。

  近年来,冯仑兴办私学,以企业家和企业为核心进行商业教育。这不仅是企业家的社会价值的体现,也是他对于如今依然野蛮生长的企业敲响的警钟。冯仑甚至用“女人”来定义民企的三境界——小姐心态、寡妇待遇、妇联追求,他在节目中解释:“小姐心态就是提供好的服务,寡妇待遇是政商关系清楚,妇联追求是社会责任感。”

  慢慢退出商业舞台的冯仑,除了在私学中为新的企业家提供交流和激发的环境外,他更加开心地玩起了科技与文学创作,这源于他曾求助的一位道长,道长在他的手心给了一个“捂”字:“烦事,是因为逃出了手心,捂不住。而手心是一定的,只有减少事情,你才能安心。”

  冯仑在“捂”字的指引下,为自己的生活做减法,正如他在访谈中所说:“现在就是自在状态——减少是非,减少负债,减少角色。”冯仑就像是一壶茶,在野蛮时代品尝茶的浓烈与香醇,在自在状态品味他的淡雅与余香。

  二十岁的时候,比出身、起点、机会;四五十岁,比规模、排行;六十七十,比自在;八十九十就比子孙了。

  冯仑:我觉得应该是结束了。我最近梳理改革四十年发展,为什么经济能成长,这个问题可以类比为什么能拿奥运冠军。第一,存在运动场,第二,运动场的规则是清楚的,第三,运动员训练成为职业运动员,需要有裁判、教练,最后才是观众。

  以前的野蛮生长阶段,就像在村里长岸上跑,没规则地乱跑。但是1993年改革,有了第一部公司法,如今大概有二百四五十条法律法规,建立了市场经济的法律体系。这就把运动规则全部弄清楚,而规则跟全球,特别是发达的市场经济主体,都是接轨的。

  这十年、二十年经济成长,在体育场和规则建立好的基础上,就有职业运动员出来了。比如商学院把所有的企业家都变得相对专业,去经历资本市场的风险投资、淘汰、筛选。这就像打球一样,都有教练,运动员变得职业化。所谓企业家,是这个运动场上的职业运动员,现在的教练就是曾经野蛮生长的我们,另外政府监管部门是裁判,所以经济才能够在全世界和别人竞争。

  吴晓波:你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叫作泼妇原理——一位贵妇和泼妇在街上吵架,那贵妇肯定吵不过泼妇,你觉得这十年,泼妇原理还生效吗?

  冯仑:所谓泼妇就是没底线嘛,一些社会突发事件、负面的事件,底线越低,手段越多,底线越高,越束手束脚。

  最近十年,正规的市场博弈当中很少见,但是有一些暗战,有一些浅灰色地带,其实还是这样的规则。

  吴晓波:你1992年下海做万通,做了很长时间的房地产,这也是一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行业,你曾经有一个论调叫夜壶论是吧?

  冯仑:那是早期了。整个房地产行业,在经济成长中,分成两个阶段。在GDP八千美金以前是住宅阶段,那住宅它确实有两个功能——消费品、投资品,对于政策选择是很挑战的。

  八千美金以后,房地产是城市化和全面的经济成长所需要的不同类型的屋类,比如物流、办公、众创空间……所以八千美金以后的房地产跟老百姓的福利关系不那么直接。它的功能就比较公共服务的功能,不管是用商业的方法,还是用政府的方法,所以矛盾冲突会减少。

  吴晓波:你写野蛮生长的主题是“发展是硬道理”,但是过去十年,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产生后果,如何解决就产生分歧了,而且还是现在挺大的一个问题,你怎么看?

  冯仑:这就要政府去选择,我们没法选择,因为我们不能参与讨论这个事情。公共问题没有讨论的空间,当时二十五号文件提到经济政策问题,允许企业家发表意见,但是大家也不知道发表意见的边界。

  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,叫一个人的被改革史,讲了四十年来,我是怎么样被改革的。

  第一个十年,大家共识很清楚,共识是不做什么,比如不搞“文革”,不搞阶级斗争;第二个十年就是野蛮生长,就开始乱做,共识就是赚钱、市场经济、商品经济;第三个十年,发现要建立市场经济体系,这也有共识,建立了主要的市场经济法律体系。

  这十年的共识减少的原因就是,经济成长太快。经济成长太快,就产生了问题,大家都开始讨论,却难以达成共识。达不成共识的情况下,就需要政府有一个明确指向的选择性。

  冯仑:企业家现在做的就一件事——怎么样让自己更专业化,更职业化。比如一个标准的企业家,除了有风险意识,愿景、使命、价值观、负责任的产品、良好的服务之外,还要有公司治理、透明度、企业社会责任,这都是企业家标配。

  另外呢,还要不断自我学习,再解决好传承问题,财富的分配问题。我们最近做的企业家的公益组织、NGO、商学院,实际上都是要让企业家更符合标配。比如说我现在办私学,就是以企业家和企业为核心的商业教育,这都是在尽社会责任。

  最后就是不要野蛮生长了,我觉得目前企业家,尤其是50后的企业家,能做的事就是交流。通过在企业家中交流,激发、建立一个企业家生长的小环境,并使这个小环境越来越好。

  吴晓波:其实你在美国、新加坡、中国台湾有投资,做企业家交流,他们怎么看今天的中国内地的企业家?

  冯仑:首先从规模、成长速度上说,是羡慕的,但是对我们的不确定性是同情的。

  比如有人觉得我们不舒展,憋屈,拧巴。现在换环境是非常难受的,所以我觉得企业家要有“全球观,中国心,专业能力,本土功夫”。

  吴晓波:我这两年接触到一些互联网公司的80后、90后企业家,他们年纪轻、学问高、敢于全球化,但在市场上打仗的时候,他们的道德水平未必比野蛮生长的企业家高很多,甚至有时手段更激烈,比如恶性公关。

  冯仑:主要是商业伦理还是要进入法治这个轨道,而挣钱以外的法律体系还在建设过程中,比如政策怎么制定,公共政策怎么制定,这都得有一套法律法规。这部分没有完善,就想脱离野蛮生长,很困难。

  另外,人要有道德感,其中就要求社会经济增长的预期、环境相对稳定,角色稳定,彼此关系也相对清楚,因为道德是靠舆论来约束的,它不是强制性的。

相关文章列表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热点排行